赣化门户网站

口述车史 || 李维谔:东风汽车售后服务第一人 | 中国汽车

2019-11-20 18:20:31 阅读:( 2438)
摘要:壮丽70年 我的汽车记忆—原北京市旧机动车交易市场有限公司 市场总监 王萌

编者按:

过去不像烟。

2006年2月,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他重新考虑人生未竟的事业。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把他目睹的历史还给企业。两个月后,他出院了。他还没有完全康复。他开始写和整理他在东风公司近40年的经历。几个月后,经过几次修改,15万字的“过去的事件——东风年”发布了。

有人说这是一本关于东风开拓历史的教科书。有人说,这篇文章是关于他们这一代知识分子燃烧的激情。有些人说他们的前辈可能会逐渐消失,但是他们的开拓精神和感人的故事应该代代相传。然而,他说,正是这些老同志移交的历史收藏品显示了东风凝聚力和东风文化的强大生命力。

这正是我们寻找李伟的初衷。

1962年,李伟(左二)和他的兄弟姐妹们合影。

李伟于1939年4月出生于北京。他跟随父母去了四川宜宾上中小学。1956年,他如愿进入长春汽车拖拉机学院(吉林工业大学的前身),主修拖拉机。他应该在五年后毕业。他专攻俄语一年。1962年8月,他被分配到北京内燃机总厂设计部担任技术员。

八年后,他作为“家属”被调到第二汽车制造厂(第二汽车)总装厂。在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时代,他隐藏了知识分子的身份。从装车团队到第三公司(调整公司),他参加了eq240的装配,第一批和随后一批政治车在十堰基地第二汽车厂开始生产。

1972年9月,第二汽车呼吁“知识分子回归”,李伟娥积极尝试向第二汽车产品转移。12年间,他为东风公司做了大量前瞻性和开拓性的工作——在中国最典型的地区,如严寒地区、高原地区、中原丘陵地区等建立东风汽车使用试验基地。建议第二汽车厂标志设计在全厂公开征集,统一制作成灯箱广告和平面广告。为中国汽车公司进入客户创造了先例等。

1984年9月,李伟娥被调到东风公司总工程师办公室,先后担任东风公司售后服务副主任、售后服务主任和副总工程师。

他和他的团队全力致力于东风汽车售后服务的建立和组织:明确界定了售后服务政策、宗旨、承诺和“一车一卡”的实践;制定和编制东风系列产品使用的完整技术文件,提出日常维护制度、四个24小时服务承诺和首问责任制等概念。建立和推进售后服务网络,质量保证、原厂备件供应、技术培训等售后服务工作制度化、规范化、标准化——他是东风汽车售后服务的第一人。

令他非常自豪的是,他参加了三次阅兵——1984年,他是东风汽车公司的后勤人员。1999年,他是阅兵东风汽车服务队的总指挥。2009年,他是东风汽车阅兵服务队的首席顾问。1997年香港回归和1999年澳门回归后,他还参加了东风汽车的一线服务保障。

他有什么样的汽车生活?他和他的团队如何探索汽车售后服务的新战场?2019年9月1日,李伟在十堰的住处向我们口述历史。

虽然我们不能在这里呈现全部三个半小时的采访,但我们希望今天的采访和记录能为未来更宏伟的东风汽车杰作的写作提供一份历史手稿。

这次口头采访得到了东风咨询委员会、东风老领导高向明和李伟娥本人的大力支持,我谨表示衷心感谢。

与工人融为一体

为数不多的家庭照片之一。拍摄于1949年

我于1939年4月出生在北京。我父亲逃到了四川。我妈妈在北京协和医院门诊部的挂号室收费。她在北京协和医院生下了我。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我的父母去四川宜宾中原造纸厂为中原造纸厂职工的子女准备和开办中小学。因为学校运转良好,有优秀的教师,学校很快就会步入正轨。

然而,1952年宜宾转学,中原中学因私立而被取消。父亲转到宜宾财经学院,母亲转到宜宾萧中街小学。我家搬到了城市,住在财经学校的教员宿舍。我调到宜宾一中。

我从小就喜欢汽车,当我听到“汽车”这个词时,我觉得特别有吸引力。我家住的中原造纸厂有一台拖拉机。我在工厂里来回拉动完成的纸张。我总是调皮地追着车跑。大人说我从小就大喊大叫,大喊大叫,闻着汽车的“屁”。

1956年,我将参加高考。事实上,自1955年以来,我一直在考虑我想上哪所大学。长春汽车拖拉机学院(吉林工业大学的前身)成立于1955年。因为我喜欢汽车,它一建立并应用于这所学校,我就注意到了。

结果如我所愿。入学后,我被分配到汽车和拖拉机专业工作了五年。最初,每个专业招收六个班级。因为学校刚刚成立,师资力量不足,每个专业都退了两个班专攻俄语一年。我进入了俄语班,所以我在大学学习了六年,直到1962年才毕业。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北京农业机械总厂(后更名为北京内燃机总厂,以下简称北内)。这群大学生很受重视。在向北内汇报的第二天下午,北内总工程师李左克亲自来检查俄语。他寄给每个人一本俄罗斯杂志,要求阅读一页,并在一小时内完成翻译。

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口试和笔试的结果现场分配工作。我得到了最初的苏联拖拉机和农业机械杂志(月刊)。不到20分钟,我第一个回答了这个问题。现场口试后,李(左克)总是说,你愿意被分配到设计部门当技术员吗?我当然会。

但不幸的是,我已经在北方呆了8年,几乎没有做什么技术工作。那时,我很年轻,很活跃。我很快被调到设计部门去农村开展“四清”(四清运动是指1963年至1965年上半年在全国城乡开展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这场运动的内容包括早期清理农村的劳动力、帐目、仓库和财产,后期清理城乡的思想、政治、组织和经济。

去农村一年后,回到设计部门是在1965年初。自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以来,内蒙古北部一直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军事管理委员会和军事宣传小组已经进驻。我们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在车间工作。当时,知识分子被嘲笑为“八月番茄”。这是什么意思?北京的西红柿八月份大量出售。它们一簸箕值两美分,一文不值!

学习是我的爱好之一。我每天下班后躲在办公室读俄语。此外,我们年轻干部可以选择每周一天在车间工作,而设计部门的大多数其他同事选择大会车间。我喜欢技术劳动,所以我需要在柴油机装配测试车间工作。试运行车间实行三班制,而装配车间只实行一天制。

经过几年的工作,我不仅满足了我的兴趣,还锻炼了我的实际能力。例如,起动发动机,起动后调整,听调整后是否有故障,如何消除它,什么样的故障可以离开工厂,什么样的故障不能离开工厂...虽然车间里的工作条件很差,穿着皮鞋,浸泡在油里,噪音特别大,但是我从来不觉得脏和累,我喜欢和工人们混在一起。

工作期间,我还在北京获得了正式的拖拉机驾驶执照。

我和妻子在同一所学校上学。1964年毕业于汽车专业,被分配到北京汽车厂设计部。经过一年的劳动,新来的大学生于1965年被调到一家汽车公司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汽车局的干部被调往下级。1969年9月,她和一大批同事被调到第二汽车公司(东风公司的前身)。

这时,孩子才一岁半。情人走后,孩子留给我照顾。然而,北内工厂的托儿所只接受女性,我将被调到工作岗位。我必须三班倒工作。知识分子不能要求任何东西。我该怎么办?首先,我们把我们的孩子放在汽车管理部门的托儿所。托儿所的阿姨真的很好。他们晚上带我们的孩子回家照顾他们,尤其是在星期五和星期六,所以我非常感谢他们。

但这不是办法。汽车局的负责人来做我的工作,并要求我去第二汽车公司。我同意了,所以我和“军队”家庭在一起。回首往事,当第二汽车公司倒闭时,我实现了我的汽车梦,所以我的爱人经常说她把我带入了汽车行业,我应该感谢她。

首款东风eq240装载机

1969年11月,我去了第二汽车公司,因为我的爱人被调到了第四十三工厂(总装厂),我也去了总装厂。大会工厂的劳资负责人是我爱人在汽车局的同事和她的好朋友。我告诉她,更不用说我是个知识分子,告诉厂长我是个老工人,愿意工作。后来他们跟我开玩笑说,我潜伏在劳动力大军中。

大会工厂的厂长名叫李进荣。他被一汽人包围了。看到我,他也很罕见。他问,作为一名老工人,你会做什么?我说,我知道每辆车,我有拖拉机执照。

当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我开着大会工厂的解放卡车出去转了一圈。当我回到工厂时,工厂领导都很生气。我对李厂长说,我不是给你表演,我会开车。

总装厂有三个组:装载组、物流组和机器维修组。我被分配到由一汽和南汽10人组成的装载小组。组长是来自一汽总装分公司的老师傅杨广胜。第二汽车公司生产的第一辆“政治车”是我们安装的。

1970年,政治车辆eq240组装完毕。

根据安排,十堰基地生产的第一批eq240汽车将于1970年3月1日开始组装。考虑到山区条件,预计安装时间为15天。届时,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任何专业工厂的装配零件都将被送到装载小组,否则我们将立即取货。

一旦组件和零件到达,它们将被安装。如果无法安装,请在现场检查图纸。当时,汽车的所有蓝图都来自一汽,第二汽车总指挥部生产队和产品队的几名技术人员也躺在地上,一个一个地与我们核对。

为了确保第一轮汽车生产,总装厂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例如,建造一个临时芦苇席棚,可以由三辆车并排组装成一个工棚,工棚的地板上覆盖着坚硬的混凝土。棚内焊接有可在地面滚动的龙门吊,吊架悬挂有“重型起重(手动提升绞车)”。除了一米高的干墙,兵营的南北两侧都是透明的。

在兵营的右后角,一个简单的仓库被芦苇垫包围着,用来存放小汽车零件、小组件、装载工具和相关的图纸。大会工厂没有墙也没有门,就像一个摊位。这完全取决于人工操作。创业的艰辛是可以想象的。

1970年5月,一些专业人员相继被调动。一些是从济南汽车厂调来的,一些是从东北各地的大工厂调来的,一些年轻工人被湖北第二汽车公司派到一汽进行培训,一些是第二汽车公司的孩子,还有一大批经过批准的士兵。当有更多的人时,每个有技能的人都会转过身来。虽然我只有30岁,因为我知道技术,我已经成为一个著名的“李师傅”。

可惜天气不太好。这段时间十堰一直下雨,地上满是泥巴,甚至到不了膝盖。总装厂没有道路,运送零件的汽车只能从河边的张湾进入。

有时当汽车进不去时,李厂长(金荣)要求装车队把新来的学徒带到大川去捡石头,然后拉回来铺路。我们几乎把大川公路上的所有石头都拔了出来,而大会厂前公路上的石头估计有两米厚。

安装驾驶室时发生事故。当时没有电动天车,所有的重物都是用手拉在金链上,一个接一个地挂着,一点一点地推着。结果,那天晚上出租车突然被切断了,装配棚一片漆黑。我该怎么办?

这时,一名气体焊工,张师傅,爬上梯子,手里高高地举着气体火炬。他只听到“啪”的一声。火炬点燃,车棚明亮。在欢呼声中,我们完成了最后一个过程。第二天早上,当第一缕阳光冲出沟沛(大会工厂所在沟渠的地名)的地平线时,头10辆车满载而归,慢慢离开了芦苇席兵营。

在那一年的8月底,组装了20多台eq240。湖北省委决定让第二汽车公司组建一个政治车队,国庆节在武汉接受检查。

eq240从十堰到武汉行驶了48个小时,道路非常紧张。总指挥部赵司令临时任命我为维修队副队长。组长是车轴厂的副厂长齐。

赵司令让我们坐最后一班公共汽车。他说,你不是在接受,你是在修理。这是一个“军事命令”。任何车(车)都不允许放弃,都必须安全抵达武汉。我一路上都很累。到达武汉后,赵司令为我感到难过,让我好好休息。我睡了一整天一夜。

1970年10月1日,一个由18辆汽车组成的政党(保留两辆汽车)通过了检阅台。齐副局长和我按照指示一个接一个地提着钢丝绳。一旦一辆车坏了,我们就准备尽快用钢丝绳把前面的车和后面的车挂起来,把有故障的车拖出来。

有多紧张?我们握着钢丝绳的手一直在发抖。我们都汗流浃背地握着手。担忧、焦虑和恐惧交织在一起。幸运的是,eq240完美地完成了阅读任务。

技术人员返回单位

回来后,总装厂将成立一家公司(手机)、第二家公司(基础设施)、第三家公司(调整)、第四家公司(装配)、第五家公司(第二汽车产品事业部)、第六家公司(包装)、第七家公司(坐垫)、第八家公司(充电)、第九家公司(仓库)和第十家公司(为第二条装配线做准备)。我在第三公司。

完成政治工具的安装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我那时使用的手提式工具箱是由装载小组制造的。我保存了50年。2019年9月,东风公司成立50周年庆典,我把它捐给了旧物件展览集团。

在装载过程中,我有幸接触到各专业工厂派来合作的熟练工人和大师。例如,被昵称为“高耳”的总装厂的高级师傅和八年级工人,具有通过听觉判断汽车故障的特殊技能。方师傅是框架厂的八班工人,绰号“方大良”。他的专长是帧校正技巧。底盘零件厂的李师傅,八级工人,绰号“李冠子”,具有快速准确地准备汽车制动管路系统的特长。

发动机厂还有周师傅和8级工人,他们的专长是用听音棒准确判断发动机的异常声音。发动机厂的顾大师是一名八班工人,绰号“顾手指”(Gu Finger),他有手拉手排除发动机故障的特殊技能。七世福,车轴厂八级工人,绰号“七轴”,专门从事车轴故障的排除。我和他们相处得很好,他们都教会了我他们独特的技能。

在加载过程中,我有一种感觉,知识和实践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差距,其中许多是错误的。我该怎么办?我从北京搬到了二七,我的家只在襄樊。当我进山时,除了一个小行李卷,我带了所有的技术书籍。在装车的那一天,每当我遇到问题,我都会把图纸翻过来。我经常在晚上把画带回家,放在床上。我会在煤油灯下检查技术书籍,直到问题彻底解决。结果,我会翻遍所有的书。

当时,我在红明六队,从一个村民那里租了一个房间,每天晚上都学习记录。这样,我不仅了解了汽车,也了解了遇到的问题。我还完成了从拖拉机专业到汽车专业的转变。这种积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和珍贵。

可能是在1972年9月,饶斌(当时的第二汽车厂厂长)发布了一份文件,要求“技术人员返回”。看完文件后,我想机会来了。

第二汽车产品设计办公室直接隶属于第二汽车总指挥部,由总装厂主办。它被称为第五公司。我要求调到第五公司。李主任(金荣)说,你在开玩笑吗?人们都是知识分子。

我也是一个知识分子。我说。

你是哪种知识分子?李主任不知道我毕业于吉林工业大学。

这时,我在第二汽车公司的第一个贵族李子正发挥了作用。当我离开北京时,北内已经被摧毁,军事宣传队无法管理生产。上级派飞机工业部汽车局调度司司长邢安民到北内担任厂长。在我调到第二汽车公司之前,我去看了他。我们认识。我说,主任,如果你为我签名,我们的家庭就会团聚。

他说,小李,你不能去。我刚到这个工厂,我要用你。他看到我想留住自己,因为我想变得有技能,不参与政治。然而,他最终决定让我走。临走前,他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如果你去第二汽车公司有任何困难,就拿着这张纸条去找李子正。

邢主任(安民)和李子正是一起从哈尔滨南下的同志。李主任(金荣)拒绝让我走。我去了李瑟娥紫正,第二汽车公司党委副书记。我们一见面,我就说,头儿,我给你带了封信。李子正很惊讶,因为他每天都去装车队,知道我是工人。读完信后,他答应帮我工作。

巧合的是,在此期间,成立了以方大春为队长的寒冷地区测试小组。1972年11月,测试团队从第二汽车总装厂生产线上正式下线的前3台eq240中取出2台EQ 240,在寒冷地区进行测试。车辆必须在12月中旬到达指定地点,在最冷的条件下进行测试,因此时间非常短。

李子正对李进荣说,我会借小李,考试后还给你。就这样,我以新车路试的名义把它借了出去。

驾驶练习

我们立即组成一个小组,赶到北京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运输部报到。只有在接到交通运输部的指示后,我们才知道试验目的地在满洲的博克图县。这次测试是东风汽车在严寒地区的首次旅行,也是我驾驶长途汽车的首次旅行。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们经历了你能想象到的所有艰难困苦,经历了你能想象到的所有解决问题的困难。总之,这是惊人的,但最后他安全回来了。

也许是因为我在测试团队的表现,我回来后被调到了产品设计部门。产品设计部主任是王史茹,他是我在第二汽车公司遇到的第二个大人物。

当我们装车时,王史茹和我认识。那时,他叫我“李师傅”。没有人能清楚地说出eq240的性能。我在学习,他们也在学习。王史茹发现一个戴眼镜的工人每天都在看图纸。那时,工人阶级领导着一切。如果他们想看图纸,就必须找我;如果他们想开个集会什么的,就必须找我,所以我们彼此认识,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设置使用服务组

我向产品设计部报到的第一天,王主任(史茹)与姚徐琪进行了长谈。姚徐琪在产品设计部门担任技术员。他是我大学内向的学生,但他一丝不苟,谨慎。他被昵称为“工作狂”。他和我正好相反。我们行动迅速,充满活力和热情。

王史茹说,我国汽车短缺,第二汽车公司未来的任务是生产汽车。然而,我们的汽车制造商有责任引导车主好好使用它们。

第二汽车不同于一汽。一汽建厂时,完全得到苏联的援助,全套技术得到老大哥的支持。技术支持不仅包括汽车制造,还包括交通部公路运输系统的汽车应用。二七设计生产的东风汽车的应用研究只能依靠我们自己。

他(王汝湜)还说,产品设计处准备在车型科由我和姚启绪两人组成新工作小组,开展新的工作领域。先从摸索开始,要先于用户,在典型地区、典型工况进行试用,总结和摸索东风汽车的应用规律和保养规律,总结成文字,制订成规范标准。

pk10网站 湖北快三 贵州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 pk10开户